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 机器人律师还会远吗

机器人律师还会远吗

作者:友利来源:法治周末 日期:2017-07-19 14:35

法律行业未来约有40%的岗位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初级律师与律师助理将是最先受到冲击的人群。

“阿尔法狗”使人类见识了人工智能的威力。电脑围棋大师都已现身,机器人律师还会远吗?律师业常常被认为是一个保守的行业,但科技的进步却不会被法律人的城邦挡在门外。在人工智能突飞猛进、攻城略地的今天,所有的律师都不能不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

将人工智能引入法律实务的号角

其实早在1970年,美国学者布坎南和希德里克便在《斯坦福法学评论》上发表论文《有关人工智能与法律推理的若干猜想》,吹响了
将人工智能引入法律实务的号角。两年后,在IBM公司的资助之下,斯坦福法学院的法律与电脑研究员麦卡蒂教授等人,利用该校人工智能实验室的设备,启动了一个研究项目,旨在以人工智能解决公司税法问题。

这个名为“税人”的项目试图构建有关公司税务案情和税法规则的电脑模块,从而使电脑可以对特定公司交易的税务后果进行分析。随着技术的发展,最近几年法律领域的人工智能产品令人目不暇接。它们涉足的领域早已突破税法的藩篱,并且在多种功能上表现卓越。

在合同审阅方面,以企业法务部门为主要用户的LawGeex(一款基于人工智能的在线工具)可以对合同进行自动审查。通过将目标合同与数据库中的合同文本进行对比,它可以自动指出缺失或可能存在问题的条款,从而给出改进的建议。

在尽职调查方面,RAVN系统以英国地产登记局的数据为依托,可以快速核实英国境内地产纠纷和交易所需的业主信息;Luminance、Diligence Accelerator和Discovery Cracker等系统则可以在眨眼间对并购业务中的数以千计的文件进行梳理和审查。这些系统通过对关键字句的智能识别,可以从海量信息中提取真正值得律师注意的部分,从而极大地提高律师的工作效率。

法律检索是律师的一项基本功,也是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日常工作。尤其在英美法系国家,浩如烟海的判例恐怕对大多数低年级律师而言都是噩梦。基于IBM沃森智能平台的明星产品ROSS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数百万份判决中找出与案件相关的材料,进而提供咨询报告。

还有一些产品致力于进行判决预测。这种功能将为客户的合规与诉讼决策提供帮助。比如,被律商联讯收购的Lex Machina公司可以基于对过往法庭判决的数据分析,进行判决结果的预测。它可以判断在特定的案情下,哪些法官会作出对当事人有利的判决,对方律师可能会采取哪些诉讼策略,从而确定赢面最大的诉讼方案。

个人生活中的法律需求也得到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回应。斯坦福学生布朗德发明了名为“Do Not Pay”的聊天机器人。这款软件目前可供伦敦、纽约等地的司机免费使用,帮助他们对交通罚单进行申诉。当司机打开软件后会被询问有关罚单的若干问题,如果符合条件,则软件会为他们自动提出申诉。通过这一软件的申诉胜率大约有60%,而司机们则可省去每笔数百元的律师费用。如果需要起草合同、遗嘱或离婚协议等生活中常用的法律文件,但又不想聘请律师的话,那么LegalZoom和Rocket Lawyer等公司的产品则是可以考虑的选择。

人工智能,律师的朋友还是敌人

面对汹涌而来的技术革命,律师行业究竟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在笔者看来,人工智能可以是律师的朋友,也会成为一些律师眼中的敌人,无论如何,它都会极大地改变律师的执业方式以及整个律师行业的生态。

首先,人工智能会提高律师行业的整体效率。从工作内容来看,人工智能时代的律师比他们的前辈幸福太多。文件审阅、法律检索等枯燥乏味的程式性工作,将逐渐由他们的电脑助手承担。他们从而得以将精力利用到更具创造性的工作中。

随着工作效率的提高,律师不仅可以提升自己工作内容的价值,也能为客户提供更多、更加经济的法律服务。比如,曾有律师通过Symantec公司的eDiscovery系统在两天之内,分析处理超过570000份文件。据称,LawGeex则可以节省企业用于合同审核上80%的工作时间和90%的律师费用。

其次,人工智能会加剧律师行业的两极分化。并不是每个现在的律师都会成为技术进步的获益者。根据花旗银行2015年的报告《工作中的科技:未来的创新与职业》,人类社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低技术工种的工资增长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而高技术工种的工资得到大幅增长。

律师行业内部大约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形。人工智能目前展现巨大优势的领域主要是标准化、重复化的程式性工作,而这些工作在律所中的承担者主要是初级律师和律师助理。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客户将不再愿意为这种服务支付高额报酬,这些从业者在法律市场中的地位将更加劣势。

与此同时,富有创造力和行业洞察力的资深律师将因其服务的不可替代性而在行业价值链中攫取更大的份额。比如,硅谷律师詹姆斯·杨便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表示,自己的经验仍得到客户的青睐。他的时薪已从1999年的400美元涨到了今年的1100美元。

再次,人工智能会取代部分人类律师。德勤2016年发表的报告《开发法律才能:迈向未来的英国律所》预计法律行业未来约有40%的岗位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正如上文所分析的,初级律师与律师助理将是最先受到冲击的人群。随着技术的革新,处于淘汰阴影之下的律师可能会越来越多。但从短期看来,并不是每个律师的工作都面临着紧迫的威胁。

第一,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在法律领域的应用还未臻完善。即使市面上的智能平台在处理合同、出具法律文件等方面速度惊人,但它们仍然难以避免出错,因此法律科技公司和律所仍然需要律师来对自动化处理的文件进行人工审核与加工。

第二,法律技能只是律师所需的各种技能中的一种。人工智能可能在法律技能方面有赶超甚至碾压人类律师的一天,但却很难具备匹敌人类律师的社会技能。一个好的律师,除了专业知识与能力外,还需要良好的观察能力和沟通能力。如此才能真切地理解客户的需求、获得客户的信任。对一部分客户而言,人工智能是帮助律师决策的强大工具,但并不会被视为律师的绝对替代者。

再者,人工智能为律师创造新的职业机遇。科技进步会带来工作岗位的减少,但这并非绝对,新科技也往往意味着新行业与新职业。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分析指出,美国在过去25年中所创造的新工作岗位里有三分之一是因IT等技术发展而诞生的全新工作,比如,数据库管理员、网站设计员等。

律师也可能会获得脱离传统职业路径的工作机会。加入法律科技公司便是一种选择。AngelList所统计的法律科技公司在2009年还只有区区15家,现在则已发展到596家。这些公司莫不需要律师提供专业上的支持。事实上,有相当多的法律科技公司的创始人都是律师出身。今年风头颇劲的ROSS Intelligence便是如此。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认为,随着人工智能降低律师的服务成本,原来无法负担律师的广大贫弱群体将有能力聘请律师。这将构成一个新的巨大的法律市场,并为律师们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

机器人律师的法律技能会日臻完善

在很多律师眼里,人工智能就像拎着大棒突然闯到自家门口的野蛮人。他们深恐自己会被这一技术所取代。人工智能除了有着惊人的工作效率,而且可以不眠不休。它们不少已经可以接受自然语言指令,这意味着人类与它们共事的门槛越来越低。尤其随着机器学习技术的成熟,人工智能律师的法律技能会日臻完善,超越人类律师并不是痴人说梦。在这种趋势之下,抵制人工智能技术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西谚有云,“不能打败它,那就加入它”。在技术革新的大潮之中,律师行业理当顺应潮流,相时而动。

律所应当积极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加大在这一领域的探索和投资,甚至应该考虑为了顺应这一技术所带来的挑战而改变自身的工作模式和运作机制。跨国大所引入人工智能已不是什么罕见的新闻。值得一提的是,大成Dentons在2015年投资设立了专注法律科技创新应用的平台——Nextlaw Labs。这一平台在大名鼎鼎的ROSS之外,还投资了ProFingda、Filefacets、Doxly等一众法律科技公司。而贝克·麦坚时也设立了高级合伙人的创新委员会,专门追踪最新的法律技术,并且据此设定发展战略。这些举措,无疑会帮助它们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先机。

对个人律师而言,主动熟悉和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是最简单直接的一步。通过熟悉和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律师一方面可以享受科技所创造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可直观地了解人工智能对律师执业所产生的影响,从而尽早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式,为未来的变化做好适应的准备。同时,深耕一定的领域,使自己成为富有洞见和创造性的资深专家。这样可以提供客户愿意为之付费的有价值的服务,而不会轻易地被善于

处理程式性工作的人工智能产品所淘汰。

最后,不要受困于传统的律师职业发展路径。不少行业研究报告均预测,传统的律师职业发展路径可能存在风险,但人工智能又可能带来新的行业与新的机遇,那么律师不妨将眼光投向这些未来的市场,为自己的职业转型早作铺垫。当然,要看准这些变化的方向,律师必须对技术的进步以及它对法律市场甚至整个人类社会的影响有相当程度的理解。

所幸的是,现在已经有一些法学院认识到了这一方面的需要。斯坦福法学院的“法律、科学与技术”法学硕士项目、乔治城大学的“隐私法与科技实验课程”等,都因联结法律与科技而在法学院中声名卓著。而希望在这一领域深造的律师们,自然可以在这些项目中获得启发。

人工智能的兴起究竟会给律师行业带来和煦的暖春,还是严酷的寒冬,现在仍然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律师行业一定会面临巨大的变革。只要能够顺应变化,律师这一古老的行业依然可能焕发生机。(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O2O第一门户——猎律网整理)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